热门展示

产品目录

伸缩篷 「etractable canopy」
帐篷 「lisheng tent」
太阳伞 「umbrella」
气拱门 「gas Arch」
电动伸缩篷 「electric awnings」
广告帐篷 「advertising tent」
停车篷 「parking canopy」
大帐篷 「marquee」
家用产品
商用产品
雀友C300S
雀友C380
雀友麻将机 E-PLAY系列
高端实木家居系列-配套型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福新西路168号(华威大饭店斜对面)
24小时销售热线:0591-87800249 13515029068
24小时售后热线:0591-87276700
邮箱:1017848389@qq.com
邮编:350000

公车路线:市区乘坐60、78、86、102、122、303路公交车到双子星大厦,下车往前50米即到雀友旗舰店

首页 >> 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打麻将也是经济学
80岁的年纪,1米78的魁梧身材;微博、微信玩得很溜,电视机属于绝缘体,称每日相伴至少8小时的计算机为“最忠实伴侣”;穿着老派的毛呢风衣,抽烟必上“道具”—一个老式烟斗;烟瘾很大,平均日消耗两包烟,且很乐观地表示:“60岁后就再也没想过戒烟,身体已经很接受尼古丁了。”这个老友、老同事口中的 “时尚卫星”、“老顽童”,就是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刘茂才。

  刘茂才学术思想研讨会在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举行,同时,此次研讨会也是为了庆贺刘老先生80岁的生日。

  时尚先生 现场和记者微博互粉

  五笔我打得很快,微博嘛,140个字,要的就是最精练的语言,很考验文字功底。”

  昨日的研讨会共有来自全省的100余名专家学者参加,省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李后强,刘宝珺院士、刘盛纲院士、林凌教授等一张张学术“大牌”的面庞在人群里闪过。从未见过刘茂才的记者在会场搜索写有其名字的牌子,“刘老师在外面呢。”有人指着会场外一个高大的背影说。记者顺着手指方向看过去:刘老先生外着老派毛呢风衣,配上至少1米78的倒三角身材,实在是个很“正”又儒雅的老帅哥。

  现场采访过程中,记者从多位熟悉他的参会者那里听闻了他的“时尚先生”之名。当在这位“时尚先生”面前提及这个雅号时,刘茂才脸上满是春风洋溢的微笑:“是啊,不能和时代脱节嘛,更不能和年轻人没有共同语言嘛。五笔我打得很快,微博嘛,140个字,要的就是最精练的语言,很考验文字功底。”说到这里,刘茂才干脆直接向记者“曝光”了自己的微博名,“我叫‘成都三星堆’。”记者笑着说要加其为好友,老先生便立马向其助手招呼道,“帮我拿一下手机,我们要‘互粉’。”

  幽默顽童 称电脑为“最佳伴侣”

  电脑,是我最忠实、最听话、最可爱的伴侣,还是我最好的伴侣。”

  在研究领域,刘茂才是中介论的提出者和论证者,经济学中著名的“消费商”一词便出自他口。上世纪80年代初,他主持我省智力开发办公室工作,进而提出了智力资本的概念;此外,他还创导并主持了开发大西南研究。

  刘茂才曾先后就职于贵州工学院、成都地质学院(现在的成都理工大学)、四川省社会科学院,在60多岁时,他甚至还“折腾”起了小说创作,出版了《花舞丽都》等长篇小说……记者从其老友们口里听来的“学术骆驼”果真名不虚传。在昨日的交流中,刘茂才交往40多年的好友刘宝珺院士还调侃说:“茂才啊,他的学术眼光很宽。我老追他,老追不上。”为此,也曾有人评价刘茂才在学术上“有骆驼的负重精神,狮子的勇猛精神,婴孩的创新思维”。

  在专业上严谨认真的刘茂才其实还深藏着童心未泯的一面。仅仅在和记者短短10多分钟的交谈里,这位“老顽童”的幽默和“顽皮”便显山露水。接受记者采访时当他烟抽到第二支,便有朋友走过来一脸诧异地问:“咦,刘老师您没戒烟啊?”刘茂才一边“吞云吐雾”,一边讲出他的“理论”:“60岁以后我就没戒过烟。抽了这么多年,这个尼古丁啊,已经和身体机能很融洽了……”刘茂才烟瘾大是出了名的,了解他的同事小声透露给记者一个“小道消息”:“刘老师平均每天两包,打麻将的时候三包。”

  不仅烟瘾大出名,刘茂才的“工作狂”作风也是名声在外。尽管已是80岁高龄,刘茂才仍是每天到单位上班,“我每天8点上班,5点准时下班。每天和电脑一起呆的时间至少6个小时。”说到电脑,刘茂才忍不住做起了“打油诗”:“我想搜什么新闻,它都能给我提供;我想写文章、做PPT,它都能乖乖听话。电脑,是我最忠实、最听话、最可爱的伴侣,还是我最好的伴侣。”

  个性学者 打麻将打出哲学思维

  麻将以智力为基础,它需要用心、需要眼观心算,需要灵感、悟性、感觉等作出决策。”

  和许多成都人一样,刘茂才也有一个非常大众的娱乐爱好—打麻将。不过,对于刘茂才来说,他打麻将可不是单纯的娱乐,而是可以与经营相关联、并具有麻将哲学性质的活动。

  曾经,这位聚集哲学、宏观经济学、区域经济学的学者便在自己的一篇文章里戏说“麻将哲学”,“其实玩麻将也是一种经营。它与做生意的经营不同之处在于,经营企业的目标是利益最大化的原则,而经营麻将的目标是快乐最大化的原则。麻将以智力为基础,它需要用心、需要眼观心算,需要灵感、悟性、感觉等作出决策。”在他的“麻将哲学”里,经营麻将与经营企业之间是有着统一性和差异性的,“我历来认为大气与大业是不可分的。大气、大志、大业,它是一切成功者,必备的品质。麻将桌上性情大气的人,具备了成功者的基本条件。而那些喜欢做大牌的人,可以看出是具有冒险意识的人,而选择时机来决定是否做大牌的人,则是具有风险意识的人”。虽说刘茂才能把麻将讲得如此具有经济学和哲学气息,但说起自己打麻将的“段位”,刘茂才不禁自嘲道,“我打麻将以娱乐为主,所以是麻将桌上的常败将军。”

  在昨天刘茂才的80大寿暨学术交流会上,还有老友送上对联贺寿,并风趣地祝福他“向天再借50年”,祝这位“耄耋青年再发青春最强音”。
 上一页: 打假行动已经开始
 下一页: 麻将这玩意